去年6月23日

2021-08-17 07:03

3日晚,北青报记者又来到位于公主坟翠微大厦的金钱豹翠微广场店,同样发现餐厅大门紧闭,门口写着“内部整修”字样,但没有任何工作人员。一位翠微大厦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家金钱豹是上个月月底关闭的,也是最后一家关门的金钱豹餐厅。“先是关了两天,29日又开了一天,之后就关到现在。”据他介绍,这家金钱豹关门前并无装修计划,很可能不会再开张了。“这家店生意一直不算太好,周末上座率也就五成,平时就更低了。最近这两天,有很多人来退会员卡。”

在诉求书中,供货商称希望金钱豹餐厅予以书面承诺还款计划,并以公司名义担保还款计划的执行。此外,还要求金钱豹餐饮公司将2017年5月份未付余额给予现金支付。在这份诉求书的落款处,有5家供货商的签名和10余个公司公章。

自称是北京鹏达万茂商贸中心负责人的胡龙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于2013年开始给全国十六七家金钱豹餐厅供应海鲜和冻货、水果等,“金钱豹已经拖欠了我们300多万”。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来办理退卡的人中相当多的人是老年人。80多岁的包女士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自己喜欢吃海鲜,此前儿子专门带她在金钱豹翠微广场店办了储值卡,共储值3000元,目前还剩1800元没有用。包女士说,自己昨天才了解到金钱豹关店的消息,十分着急,今天很早就赶到店里办理退卡,希望能够将卡里没花的钱要回来。

3日,北青报记者在金钱豹王府井店所属的大厦门口内,看到一张金钱豹餐厅的告示。告示称:“政府部门检查我店存在安全隐患,要求立即暂停营业整改,整改期间给您带来不便,敬请谅解。用餐顾客可至亚运村店、中关村店、翠微店用餐。”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资产被冻结后,金钱豹餐饮曾和部分供货商达成和解。一份朝阳法院去年8月23日做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2016年8月23日北京鹏达万茂商贸中心与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朝阳分公司、北京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海淀分公司和上海金钱豹宴会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4被申请人共同到庭,双方表示已和解,现申请人北京鹏达万茂商贸中心要求解除原保全措施。法院裁定解除对4被申请人银行账号内存款的冻结。

顾客王女士也来到现场讨要储值卡内的余额。“我2010年在世贸天阶店办的卡,2012年的时候还充了几万元,我们家儿子请客都是在这里吃的,因为他家还挺好的,而且北京上档次的自助餐就是这一家,现在我卡里还有1000多元没能退。”王女士说。

而另一名自称金钱豹供货商的男子也向北青报记者展示了相关诉求书,诉求书中称:多家供货商长期为金钱豹餐厅供应食材,但却最终“血本无归,陷入赤贫”。为此,部分供货商于2016年向法院提起诉讼,提交了证据,使法院“封”了金钱豹公司的账户。

北青报记者查阅公开的法院判决书发现,2016年朝阳法院确实曾应多家商户的要求对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的部分资产进行过冻结。2016年6月23日,朝阳法院收到北京鹏达万茂商贸中心的申请称,要求冻结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朝阳分公司、北京金钱豹国际美食有限公司等所有的银行账户存款共计743896.15元。同一天,北京瑞嘉兴安商贸中心向法院提出申请,要求冻结北京金钱豹餐饮有限公司、北京金钱豹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北京金钱豹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在银行的存款共计315692.87元。

告示的背后,餐厅的入口处已经被封闭,透过玻璃可以看到门口的桌子上落了一层灰。金钱豹楼下一家会所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金钱豹王府井店在两个月前关门的,以后也不会再开业了。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去年6月23日,至少5家公司向朝阳法院提出了针对金钱豹餐饮相关公司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并均获得法院准予冻结。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前来退卡的人按工作人员要求分成了两队,共有近百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如果是在翠微店办理的储值卡,可以单独排队,登记之后可以按照剩余的金额退款。如果不是在翠微店办理的,需要先在翠微店登记,“之后会电话联系你退余额,具体啥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个店办的卡就是哪个店联系你,怎么退钱、去哪里退到时候他们会说。”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除了金钱豹翠微店和王府井店,亚运村店、中关村店此前都已关张。至此,北京所有金钱豹都已关店。